郝好真好

妈妈,菜菜,抱抱

遗迹的话是过去历史的投影吧,所以芬德尼尔之顶里面的景象是不是就是芬德尼尔王国的遗迹呀?,打本的时候被丘丘王敲到边上,突然看到古老的石梯和蓝色的幽灯,那种神秘感就扑面而来

【原神乙女】风雪过后人依旧(钟离单人)上

你就是你,直接把自己代入就好啦!写的有什么问题欢迎指出来!



正文:  

     你是极北高山顶上一朵千年未融化的雪花,慢慢有了意识。后来战火四起,你不得已化出能自由移动的形态向南方走去——听说走到南边的尽头也有大片的雪地能供你戏耍。

  一路上你览万千群山,看人生百态,品辛酸苦辣,不知不觉你成长了许多。但远离故土的你力量已经所剩无几。最后你被一座繁华的城市吸引,并留了下来。

       治理这里的君王在外征战,你便在这暂居,并接了一个纺丝的活来赚取一个名为摩拉的东西来养活自己。

        寄人篱下,你想去多了解这个君王,便在每天领完工钱后去集市上买一碗梨汤边喝边到处打听:

        “君王?你是说岩王帝君呐,他可是一名贤君呀!可以记住我们所有人的名字,立的契约都是自己先带头遵守的!”

       “那可是个明君,魔神战争的战火从北方开始蔓延,开始谁都不信,帝君却早有先见之明,早早开始准备,这不,现在战争开始了,璃月主城一点影响都没有,不过真希望战争能早点结束呀……”

        ……

       你听着街坊邻居们的夸赞,你觉得你好像找到了一个可以庇护你的君王,只要待这君王归来,你和他签下契约,就可以定居在这热闹的城市了。你躺在床上想着,慢慢进入了梦乡……

       门外人声鼎沸,一声“帝君凯旋回来了!”把你从从梦中惊起,忙跑出门去。可惜,一出门,你就被人群又挤了回去。

       “看来这个帝君比我想象的还受人民欢迎”你认命的关上房门“还是以后再去拜访吧”。

       不过重回床上的你并不知道,在你关上房门前,一双鎏金色的眼睛看到了你。

       许久之后,外面安静了下来,一阵敲门声又将你从床上拉了起来。你不情愿的打开了房门,门前是一个白衣仙女,她说她叫流云,帝君有请。说罢变成一只鹤把你直接拉到了传说中的帝君府。

       这府里的人身着白色衣装,棕色的长发从兜帽下的洞里留出,长相俊美,眼上画有红色眼线,神态严肃,在那一坐仿佛神祇,不怒自威,那双眼睛看向你时,你不由得低下了头。

       “果然是个魔神,虽然弱小,但这时间特殊,不得不防,移霄你可知错?”高座府中的人说话了,声音沉稳优雅,你不知为何想到了富贵人家冉冉升起的沉香烟雾。

        “移霄知错,但这魔神这段时日安分守己,派人打听,似是要追随帝君”立在侧面的一只鹿口吐人言。

        你听到这句话连忙点头认同。座上的人深思一会儿,开口道:“若真有此意便与我签订契约共守璃月平安。”

         就这样,你也成为了璃月的仙人,仙名:寒羽盛雪。



TBC(´∀`)σ


        

       

        

        

       

       

  

  

  这次祭典的故事好让人感动!

  旅行团全称:海迪赛坎旅行团

  须弥做任务,打完流血狗就发现任务怎么到璃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赛提】【飞沙与林影/9:00】鹊桥

   上一棒@柊 

   下一棒@闲鱼很咸 

有幸参加这次活动真的又紧张又开心!会有ooc,做的不好的地方望海涵!谢谢!

   赛诺接到任务,听人举报说道成林边的一个小镇上有知识私自占有甚至针对性洗脑的情况。经过赛诺的一番调查后,他最终把目标锁定在了一家的夜店。


    这并不是什么高级的地方,来这的都是颓废的、自我放逐的人,赛诺讨厌这样混乱人多的环境,为了能把这个据点一窝端,他假装成是对教令院抗争的失败者,热血被浇灭后只想随便找个地方荒度人生的loser。


   赛诺真的擅长扮演这样的角色,红色的眼睛带着冷酷和颓靡,就像一头失了群的狼王。


   他希望他揣测透了幕后势力的内心。


   赛诺他为了完成任务十分善于忍耐和伪装,他举着酒杯,与那些人假意迎合,但在不经意间他已经得到了不少有用的资料。


   过了一会儿,聚集在他这的人少了近半,赛诺抬眼望去,眼中的装出来的无情与冷酷瞬间少了大半。


   他不知道为什么提纳里会出现在这,这个地方低俗、混乱,与他的提纳里格格不入。


    提纳里穿的和以前很不一样,白色的带帽卫衣和一条破洞牛仔,虽然打扮的简单,但将他平时遮掩的好身材完美勾勒出来,尾巴在外面摇摇晃晃的,引的不知多少人向他投去了不怀好意的目光。


    那样的提纳里很好看,在霓虹灯下是与以往不一样的色彩。


    看到不少人被提纳里吸引过去企图去触碰他毛茸茸的尾巴和耳朵,赛诺凝视着提纳里的目光沉了一沉。


    就在赛诺快要忍不住将提纳里拉走的冲动时,提纳里过了头来,虽然因为人潮杂乱,提纳里并没有看见赛诺,但赛诺看到提纳里依旧清澈冷静的碧绿眼眸,提起来的心放下去了不少,也是,教令院生论派的天才怎么会因为那样一件事就此堕落呢?


    提纳里自从离开了教令院,便一直在托多莉为他留意一些设备先进的实验设备,收货不小,也被诈了不少摩拉。   

        

    昨天半夜,多莉打听到了这个地方有一个十分先进的设备,这个设备可以让提纳里继续完成他当年在教令院没有完成的实验。


    提纳里心动了,激动间没有多想,拿起多莉送来的衣服套上便走了。


    到了这个地方他才发现,这里环境一言难尽,提纳里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他一进来就被一群人围着:有给他递酒的,他不敢喝;有问他联系方式的,他不能给;甚至有尝试摸他尾巴和耳朵的……


    提纳里忍耐着在人群中穿梭,他可真后悔听了多莉这个损友的话穿着这样一身衣服来这。


    平时可见不到巡林官大人的这副模样呢,罪魁祸首多莉从远处走来撇了一眼在远处吃醋的赛诺,笑嘻嘻地把临近暴躁边缘的小狐狸拉了出来,并赶紧把他带到了地下的生意场。


     赛诺看着提纳里被多莉带走,他才冷静下来,恢复了原来那副拽哥的模样继续套着情报,只是眼神时不时会往提纳里消失的地方看上一眼。


     巡林官这样的职位对于像提纳里这样教令院百年难得一见的生论派奇才来说确实是屈才了。


     当年的教令院,几乎人人都听说过提纳里的名字,长相出众、科研水平优秀,甚至还耍的了一手好弓,和赛诺并享“院草”之名。所以当时赛诺成功追到提纳里时,大半个教令院都失恋了。


    可惜人心难料,生论派上层有人,打着提纳里年轻地位轻的理由,将他的研究成果独吞。

     

     年少的提纳里与教令院大吵一架,便离开了教令院,为了方便研究植物,才担任巡林官一职。


    他走的那么悄无声息,几乎没有人知道,赛诺也被蒙在鼓里,那个风华绝代的少年就这样消失在了人群中。赛诺四处打听调查也只是确定了提纳里巡林官的身份和刚刚那些他离开的理由。    

   

   多么意料之外的重逢呀。

  

   提纳里在多莉的陪同下放了大血买下了这台机器,心痛之于也倍感到高兴,因为这机器实在巧妙的不行,功能十分齐全,提纳里看见了科研道路上的光芒。

    

   可高兴没持续多久,提纳里又被夜店那群人的“热情”吓到了:越来越多的人靠近提纳里,挤散了小个子的多莉,提纳里忙把耳朵向两边压了下去,企图不那么引人注目,但注意他的人在他进入夜店的大门时便没有断过。


    赛诺看着提纳里进退两难的地步,无奈上前,搂起提纳里的肩膀将他带出夜店,拐入一个小巷子里。


   提纳里僵住了,他即使不抬头看也知道这是赛诺,他离开后心里唯一舍不掉的人。


   赛诺将他堵在墙边,提纳里无处可逃,二人各怀心事,谁都没有开口,但最终是赛诺忍不住了。


   “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


   提纳里咬了咬下唇,沉默了一会儿,便开口道:“那是我与教令院上层的冲突,不希望把其他人拉进去。”尤其是你。后面半句他没有说出口,但提纳里知道,如果赛诺当时就知道了他的经历,一定会放弃所有跟着他走。他不希望赛诺光明的未来因为自己变得黯淡。


    那时候的提纳里认为瞒着赛诺是最好的选择,但当他看见赛诺眼中的落寞时,他就知道他错了,他当时不该走的,至少不应该走的那么无声无息。


   “我也被算在了‘别人’的范围?”赛诺的手轻轻碰了碰提纳里的耳坠,那是他送给提纳里的,送耳坠时,二人许下了永不忘记彼此的誓言,即是爱情的开始,也是见证。


    黑色的耳廓狐耳朵轻轻颤了颤,提纳里知道赛诺刚看破了他的内心——他忘不掉赛诺,放不下赛诺。


    赛诺看着提纳里的脸,说到:“我们还没有正式提过‘分手’对吧。”


    提纳里听到这句话,忙抬头看向赛诺,耳朵颤心虚的更厉害了,完全暴露了主人的不安。


    四目相对,赛诺忙撇过红着的脸轻咳一声道:“你不方便来教令院,给我一个去找你的机会总可以吧。”


   果然都放不下彼此啊。


    提纳里伸手抱住了赛诺,二人在喧闹中安静的相拥,用无声来倾诉时间留下的无数话语,安静的感受对方依旧热烈的心。


     二人虽分开数年,但心却连着舍不得分开一点,也是,既然两情相悦,又怕什么前路的障碍?


   “if in your fear you would seek only love's peace and love's pleasure,

    Then it is for that you cover your nakedness and pass out of love's threshing-floor”                              

                                              ——《The prophet》

(译:“如果你们出于畏惧只去追求爱的美与爱的欢乐,

        那你们最后掩起自己的赤裸,离开爱的打谷场”

                                                       ——《先知》)

   艰难的长路尽头终有人候,天上掠过的万千飞鸟,是爱与泪的结晶,但是他们组成了了沙漠与雨林连接的桥梁。


郝好真好:感谢大家的观看,彩蛋是赛诺在七夕到雨林找提纳里的故事捏~

     


    


    


    

    

    

   

   

        

【赛提】【飞沙与林影】七夕24h企划初宣

钟客:

弯弯Sirius:

























无垠沙漠驼铃阵阵,蜃景扰人心。








浩瀚林海虫鸣唧唧,险迷乱踪迹。








飞沙与林影,争斗不断,对立不止,本该是平行线的两人因缘产生交集,催生出了真挚的情谊。








存在就是合理,合理的也要存在。








在不同时空中他们又将有怎样的故事,且听【飞沙与林影 · 赛提七夕24h企划】为您娓娓道来。








 




Staff:








策划:@渚星 








底图:@季疏  








宣发:@弯弯Sirius 








主催:@弯弯Sirius 












文案:@游鲸 








参与人员:












【00:00】@Youi 




【01:00】@一天死三次. 




【02:00】@弯弯Sirius 




【03:00】@迟遁 




【04:00】@Snow9k。 




【05:00】@卡佳 




【06:00】@尹笑笑笑笑 




【07:00】@颜鸢 




【08:00】@柊 




【09:00】@郝好真好 




【10:00】@闲鱼很咸 




【11:00】@让我吃吃饭 




【12:00】@洗碗工 




【13:00】@人间太平 




【14:00】@游鲸 




【15:00】@goose 




【16:00】@钟客 




【17:00】@朴珞是个菜寄 




【18:00】@渚星 




【19:00】@渂铭个邱的(:Peso) 




【20:00】@山本爛草 




【21:00】@星恒 




【22:00】@瓷词 




【23:00】@木子 




【23:59】@巴巴托斯在上 












tag:#飞沙与林影








时间:2022/08/04    00:00~23:59










【赛提】风铃依旧2

    abo,alpha赛诺×B转O提纳里,这对真的好好磕!因为人设还没出,所以私设一大堆捏!有什么问题望大家海涵!

2.   

    提纳里吃完晚饭后便把赛诺罚在家里洗碗,他带着在野外因为太过匆忙而有许多疑问的资料去了实验田。


     去的时候还好,一路上晴空万里,可回来的时候天上就开始下起了大雨。


      这雨越下越大,提纳里虽然讨厌自己的尾巴和耳朵沾上水的感觉,但奈何他这次出门匆忙没带通讯设备,又真的怕赛诺像上次一样,看到下雨,自己又与他失去联系,就担心的在外面沿着提纳里走过的路冒着雨水到处找,结果回到家后就发烧了。


      提纳里才不认为自己是在关心他,他……他只是想觉得赛诺一生病自己又要请假陪着他而已……


      但不管怎么样,提纳里就是担心赛诺再把自己弄感冒了,于是就把耳朵向前一弯,把尾巴一把抱到怀里就往家里跑……


      赛诺洗完碗拿起了一副卡牌自己随意玩着等提纳里回家,结果被窗外雨声惊到,拿起电话打了好几遍才发现提纳里根本没带通讯设备。


      赛诺又急了,打开门就往外冲,结果和门外某只湿漉漉的耳廓狐撞在了一起。


      提纳里被雨砸的有点懵了,只觉得自己在冰冷的街上跑了好久,突然撞进了一个温暖的而且带有雨后青草香味的怀抱,然后就被这个怀抱的主人随手抓来的一条毛巾一顿擦。


      “别胡擦了”提纳里反应过来,试着从赛诺怀里挣脱,可不知道怎么了,四肢软绵绵的,完全不听他使唤。


      这次赛诺也没有听他的话松开手,不但把提纳里锢在怀里把耳朵和头发擦干,还把两人的额头顶到一起。


      这下提纳里是真晕了,赛诺平时自带冷漠特效的赤色眼睛,此刻正盛满担忧的看着自己。


      “真好看呀。”提纳里晕乎乎的想,这时候他也不想着推开不推开了,他就往赛诺脖颈处一埋,一边感叹这赛诺什么时候偷偷买了味道这么好闻的香水,一边贪婪的吸着。


      而这时候的提纳里哪里有人前那稳重又毒舌的学长模样,完完全全就像一只贪恋主人怀抱的耳廓狐。 赛诺因为提纳里突然靠近他的腺体愣了一愣,又看着被眼前与平时不一样的提纳里愣了一愣。

       

       就这样愣了两愣之后,赛诺想到了什么然后猛的着急了起来。


       提纳里可不知道赛诺有什么好着急的,明明青草都迎来雨后自己的芳香了,为什么还要去着急门外的雨水。


       提纳里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之后赛诺对着他说了些什么他没听进去,他就觉得黏在赛诺身上好舒服。


        然后他就被赛诺一路背着跑到了医院……


郝好真好:以后写文章我一定写个大纲,没有大纲写的好痛苦!╭(°A°`)╮

      

      

        

【赛提】风铃依旧1

 abo,赛诺A×B转O提纳里,由于人设还没出来,所以全是私设。这对真的好好磕!!!每次写的不多,有问题的话望海涵(鞠躬,溜走)


  夏日的午后,赛诺的视线随着掠过的飞鸟,落在了教学楼外一个黑色的的身影上。是他吗?赛诺默默地想。


   他一下课就往校外走,果然他看见提纳里抱着几本书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


    “走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低头沉思的少年耳朵动了动,抬头笑着对赛诺说:“回家还是去食堂?”


    “回家吃吧”赛诺顿了顿,又说到:“不过你怎么又来这找我了,不是说好我去找你的吗?”说罢,便带着提纳里离开了。


    赛诺并不喜欢让提纳里来Alpha的教学楼门口来找他,Alpha的听力往往好于Beta和Omega,他每次都能听见那群人对提纳里的耳朵、尾巴和他那比omega还精致的外貌的讨论——这样会使赛诺感到自己喜爱的东西被别人窥视的感觉。


    他们以前是邻居,玩的也很好,但在四年前赛诺他们家搬走了,不过好在学习成绩十分优异的他们后来都拿到了在教令院学习的机会。


    再后来应教令院“有能力的同学尽量不住宿”的要求,二人就再校外一起租下了这个不大的出租屋,也是被他们称作“家”地方……


   其实今天赛诺说回家吃其实是有私心的,因为家里剩下的材料只够做咖喱了,而提纳里做的咖喱又比赛诺做的好吃百倍。


   赛诺帮提纳里把菜切好,便靠着厨房门看着提纳里忙碌:提纳里系围裙时,手无意蹭到了毛茸茸的大尾巴,尾巴轻轻摇了一摇;提纳里尝汤咸淡的时候,耳朵也随着他低头的动作晃了晃;提纳里转头让他拿盘子时看向他的绿色眼睛,清澈好看……


    赛诺就这样看着提纳里发呆,直到被提纳里红着脸喊的一声:“赛诺!没长脑子我可帮不了你!”他才想起来赛诺要让他拿盘子来着。

   


    

    

    

    


    

   

   

    

  

落在身后3(岩潘)

有一些私设!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3.

  少年的潘塔罗涅坐在书桌前——岩王帝君大人已经让他帮助七星处理一些事物了,这一定是看好自己的吧,潘塔罗涅想着想着便笑了起来。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照的屋内认真的少年格外好看:黑色的长发微卷,配上白皙的皮肤和微微上挑的眼角,哪怕不经意往窗外一撇,就引的不知谁家的女儿悄悄红了脸,偷偷暗许了芳心。


  这么好看的人儿,就连活了几千年的岩王爷,也不由得看愣了神。其实少年的努力他怎么会看不见呢?自从他把潘塔罗涅从雨中带回来,他每次教导少年时都能感到少年巨大的进步。

  只是,可惜啊……


  少年时潘塔罗涅看来者是摩拉克斯,肉眼可见的开心了起来,起身行了一礼便开始汇报近日的工作。


  摩拉克斯听的很认真,而且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少年对神之眼的渴望。


  奈何摩拉克斯只是想让潘塔罗涅接替年迈的掌财人来成为新的璃月七星中的一员,但并不认为潘塔罗涅有资格得到岩神之眼。


   因为潘塔罗涅即使可以凭自己的聪明与对于商场的敏感来使璃月富足,但他的天性也决定了很难会被契约锁住他对财富的欲望。


    摩拉克斯认为凝光似乎更适合得到神之眼,他也这么做了。他并不希望少年时期的潘塔罗涅空抱着不可能完成的愿望,于是在赐予凝光神之眼的当天,他告诉了潘塔罗涅他不可能得到岩神之眼。


    好看的少年愣在了原地,眼中盛满的星光散去了不少,他想知道这是否是一个可怕的玩笑,但摩拉克斯的神情却否定了他的想法。


    摩拉克斯看着他这幅模样,就算磐石般的心都不由得抽动了一下,他皱了一下眉,便转身离去。

    少年想赶上他,却因为希望落空的茫然让他站不稳脚步跌倒在了冰冷的石板路上。


    神明把少年落在了身后,少年轻声问到:“是我没有迈开脚步吗?”但这最后一声挽留也只是随风散在了空中……

   

     第二日年少的潘塔罗涅便离开了璃月,虽然旅途的初心是得到神明的肯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权势的累计,他逐渐觉得与其把希望放在虚无飘渺的地方,还不如放在权利金钱这些对他来说可以轻松得到的东西上。他的一切都可以说是靠自己从这危机四伏的商场上抢夺来的。

    

    他最初喜爱摩拉,其实只是听闻摩拉是神明的血肉,他只是想离他的神明近一点。他后来也喜欢摩拉,因为只有摩拉才能使他的神明跌落神坛。


    潘塔罗涅在被至冬女皇赏识之前也是有名字的,但在被赐名“潘塔罗涅”后,他也彻底的与自己最初的梦想说了最后的再见


郝好真好:其实昨天就写完了,正准备发的时候眼一花手一抖点成“放弃”了……(ノД`)